无人驾驶,自动驾驶

无人驾驶卡车Starsky Robotics公司宣布停止运营

车市寒冬已经让很多企业举步维艰,而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更是让很多企业陷入绝境,即使是研发有望在疫情期间得到更多应用的自动驾驶技术的公司。

车市寒冬已经让很多企业举步维艰,而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更是让很多企业陷入绝境,即使是研发有望在疫情期间得到更多应用的自动驾驶技术的公司。这不,首次真正意义上实现无人驾驶卡车试验的Starsky Robotics公司也真的支撑不下去了。
 
宣布停止运营
 
当地时间3月19日,Starsky Robotics公司联合创始人Seltz-Axmacher宣布,该公司即将停止打造自动驾驶卡车。由于没有投资者对该公司感兴趣,以及货运业务不景气,Starsky Robotics将停止运营。
 
Axmacher表示:“我认为,造成我们公司不幸的罪魁祸首就是时机,不是其他事情。我仍然相信,我们的方法是正确的,但是自动驾驶领域充斥着各种不完善的人工智能技术(AI),无法专注于实现一个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由于无法实现突破,投资者也渐渐兴趣寥寥。”
 
Starsky公司于2017年成立,专注于研发自动驾驶远程控制卡车,即让车辆将以自动驾驶模式在高速公路上行驶,远程驾驶员会引导该车顺利运行最后几英里,直到到达目的地。在2017年的一次访谈中,Seltz-Axmacher描述了其脑海中的“理想场景”,一名“驾驶员”坐在房间里,却可以同时监控道路上多达18至20辆卡车。该名驾驶员使用摄像头和方向盘等车辆控制装置,可以无缝切换车辆控制按钮以控制车辆。在进行“最后一英里”交付时,驾驶员还可以在控制室驾驶车辆,意味着,虽然车辆中没有真正的驾驶员,但是驾驶员却可以控制车辆。
 
其实,Starsky Robotics走到今天这一步,一切都是有迹可循的。
 
融资困难
 
成立初期,Starsky从Trucks VC和Shasta Ventures等投资者处筹集了2000多万美元(约合1.4亿元人民币)的资金。不过,自2018年3月以来,该公司未能筹得任何资金。但是,其竞争对手们,如图森未来已在过去六轮融资中共筹集了约2.98亿美元(约合20.87亿元人民币),而且美国联合包裹服务公司(UPS)在图森未来的自动驾驶货运业务中也持有少量股份。此外,竞争对手Plus.ai在过去的三轮融资中也筹集了约2亿美元(约合14亿元人民币),而且Ike也在A轮融资中筹集了5200万美元(约合3.64亿元人民币),都远远超过Starsky公司。
 
寻求卖身失败
 
Starsky公司前高级副总裁表示,Starsky的现金流于2019年11月出现了问题。当时,一名关键投资者在最后一刻退出了融资。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一直在努力寻求新的投资者或买家,根据2019年12月16日的一份员工内部文件,该公司的自动驾驶汽车竞争对手,如Embark、通用Cruise、特斯拉、Nicola和亚马逊都对Starsky的部分团队有兴趣。文件还表示,Starsky也在与硅谷银行(Silicon Valley Bank)和iBanks.com谈判,希望能在“卖出最高价”后,再将钱还给银行。但是在1月底将所有资金耗尽之后,Starsky仍未能如愿。
 
缩减车队规模
 
其实早在2019年11月,Starsky就悄悄宣布将关闭公路货运车队,该车队最初是为了支持Starsky的自动驾驶技术而组建的。在2019年12月4日致司机的电子邮件中,Starsky公司表示,过去几个月因利率大幅下降,导致公司在“亏本经营”。该公司还将2019年第四季度的亏损归咎于保险费、设备维修和租赁费的增加。Starsky运营团队在邮件中写道:“由于市场低迷、财务压力大,迫使我们重新评估公路货运业务的规模,以求得生存。”虽然今年6月,该公司曾宣布,计划到2020年将无人驾驶卡车增加至25辆。不过,据一位前雇员表示,从未实现过。
 
大规模裁员
 
转眼到了今年2月,Starsky公司一名前高管表示,该公司在寻求融资和买家双双失败之后,裁掉了大部分工程师和办公室人员。虽然Starsky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Stefan Seltz-Axmacher与首席技术官Kartik Tiwari仍在寻找买家,但该公司旧金山总部仅剩下一名骨干员工。
 
虽然Seltz-Axmacher与Tiwari都未回应关于Starsky公司大规模裁员的置评请求,但该公司前高级副总裁Paul Schlegel表示,Starsky约85%的工程师都在Waymo、Cruise和图森未来(TuSimple)等自动驾驶竞争对手公司找到新工作,他本人也在1月31日正式离职。
 
创始人结业感想
 
在宣布结业的博文中,Seltz-Axmacher还详细介绍了自动驾驶领域面临的问题。“自动驾驶行业仍有太多问题无法详述,如大多数团队工作速度不足、缺乏部署自动驾驶车辆的切实突破性技术以及根本没有自动驾驶出租车业务模式的事实等。不过,最大的问题是监督机器学习没有达到宣传所说的效果,其不是真正的人工智能技术,只是一个复杂的模式匹配工具。即使现在,仍需要至少10年时间才能真正实现自动驾驶车辆。”
 
最后,Seltz-Axmacher又绕回了投资问题。
 
“不幸的是,当投资者们的兴趣消退时,通常对整个领域的兴趣都会消退。”
 
面对当前极其复杂的国际情势,整个汽车行业尚且危机重重,那些新兴尚未站稳的自动驾驶初创企业们能否顺利度过生存危机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关注自动驾驶之家微信公众号

扫描关注,获取干货

文章来源:小迷糊 / 文章作者:小迷糊  →产业快报
声明:本文来源“小迷糊”作者“小迷糊”,版权归作者所有,不代表自动驾驶之家官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文章链接,如果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