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自动驾驶

NTSB公布特斯拉Autopilot撞车事故的调查结果

据国外媒体报道,一位粗心的司机依赖他的特斯拉Autopilot来驾驶。当车辆在佛罗里达高速公路上行驶时,该系统无法识别另一辆横跨其行车路径的拖挂车,随后便引发了致命的撞车事故。

据国外媒体报道,一位粗心的司机依赖他的特斯拉Autopilot来驾驶。当车辆在佛罗里达高速公路上行驶时,该系统无法识别另一辆横跨其行车路径的拖挂车,随后便引发了致命的撞车事故。
 
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
 
这正是2016年5月发生的一起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撞车事件,然而在2019年3月1日,50岁的杰里米·班纳在佛罗里达州德尔雷海滩的一场车祸中丧生,而根据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TSB)公布的调查情况显示,这场车祸与2016年的那起事故如出一辙。
 
本周四(当地时间3月19日),NTSB公布了2019年3月1日撞车事故的调查结果,从车辆的Autopilot系统中提取的图像,揭示了特斯拉汽车同横跨其路线的半挂车相撞的全过程。
 
调查人员称,卡车司机未能让道可能是车祸的原因,加上特斯拉司机对自动功能的过度依赖导致注意力不集中。值得一提的是,在事故发生前9.9秒,自动驾驶功能已经启动。
 
这些发现是NTSB进行的一系列调查的最新结果,这些调查旨在探索新的汽车技术的出现,这些技术使汽车能够控制刹车和转向,但需要一位始终对车辆操作负责的人类驾驶员予以管控。
 
在很多方面,2019年3月发生的那起事故就像是2016年5月事故的“翻版”,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有司机在装有先进驾驶员辅助系统的汽车中丧生。
 
这一次,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引用了第一次事故中没有吸取的教训作为第二次事故发生的佐证。
 
对于撞车事故的调查人员来说,两起事故之间的一个显著区别是,驾驶员能否通过车辆摄像头看到行驶路线上的图像,而这正是Autopilot系统的功能之一。
 
报告中包含的一系列照片提供了撞车事故的真实写照,以及班纳在专心开车时应该看到的画面。
 
事发当天早间6点17分,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打破了佛罗里达的黑暗。在撞击前五秒,可以看到巨大的半拖挂车正等着从马路右边的Pero家庭农场的车道穿过高速公路。
 
后来,卡车司机告诉调查人员,右车道上的那辆车“闪了下车灯”,他认为这是一个信号,表示他可以继续行驶。
 
距离撞车四秒钟,卡车开始移动;距离撞车三秒钟前,卡车开始侵占班纳的车道;在撞击前一秒,半挂卡车挡住了所有南向车道。
 
这名卡车司机自称能够“用我的右眼阅读”和“用我的左眼看清距离”,他告诉调查人员,他感到他的车辆被“推”了一下,在这之后他下车进行查看。
 
除了展示班纳因NTSB所谓的“自动化技术使得心理自满”而造成的注意力不集中外,这些图像还暴露了Autopilot系统的操作局限性。换句话说,该系统的设计初衷并不是为了检测交叉车流,即使是在肉眼可见的障碍物(如半挂卡车)情况下也是如此。
 
此外,司机没有收到前方碰撞警告警报,自动紧急制动系统(AEB)也没有启动。特斯拉高管告诉NTSB这些系统的设计目的不是激活交叉车流或防止高速碰撞。
 
该公司告诉NTSB调查人员,“复杂或不寻常的车辆形状”可能会延迟或阻止自动紧急制动系统探测目标。AEB系统需要雷达和摄像头之间的协议来识别威胁,而班纳的Model 3在事发之前根本没有时间来加以识别。
 
针对德尔雷海滩撞车事故的调查标志着NTSB第四次启动调查特斯拉Autopilot引发的撞车事故。2018年1月一名粗心大意的特斯拉司机撞上了一辆停着的消防车,当时特斯拉车辆的Autopilot处于启动状态。目前还没有其他与Autopilot相关的调查。
 
NTSB认为特斯拉未能将Autopilot系统的使用限制在其所处的环境中,这是导致德尔雷海滩撞车事故的一个因素。
 
NTSB建议特斯拉和其他汽车制造商设置安全措施,确保驾驶员辅助系统只能在其设计的条件下使用,比如没有交叉车流的高速公路。
 
通用等一些汽车制造商通过设计驾驶员辅助系统,使其仅在特定地理区域(如特定路段)运行,以确保驾车者遵守上述使用建议。
 
特斯拉Model 3的车主手册中称,Autopilot系统“仅适用于高速公路和匝道口数量有限、驾驶员注意力高度集中的道路”,不适用于有交叉车流的道路。
 
但实际上,它适用于任何有足够车道标志的道路。在调查过程中,特斯拉的官员告诉该机构:“Autopilot可接受的运营环境实际上是由驾驶者自己决定的。”
 
据NTSB公布的数据,德尔雷海滩事故发生地所在的美国441号公路上共有34个十字路口和私人车道,事故现场周围5英里(约8公里)范围内共有17个交叉路口。
 
NTSB表示特斯拉并不是唯一一个因为反应迟钝而导致发生事故的实体。该机构表示,联邦汽车安全监管机构——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在2016年特斯拉撞车事故后并没有采纳类似的建议。
 
它未能开发出能够验证制造商是否安装“可接受的系统保障措施”的方法,被列为是造成德尔雷海滩碰撞事故的原因之一。
 
NHTSA在驾驶员辅助和自动驾驶系统上的不作为一直是NTSB多项调查的焦点,也是这两家机构之间摩擦不断加剧的原因。上个月底NTSB在加州山景城举行的一场有关特斯拉Autopilot事故的听证会上,对NHTSA进行了猛烈抨击。
关注自动驾驶之家微信公众号

扫描关注,获取干货

文章来源:小太阳 / 文章作者:小太阳  →产业快报
声明:本文来源“小太阳”作者“小太阳”,版权归作者所有,不代表自动驾驶之家官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文章链接,如果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