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观察

现代汽车与安波福的自动驾驶生意经

9月23日,全球第五大汽车厂商现代汽车集团宣布与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安波福成立合资公司。

现代,安波福
这是一笔价值20亿美元的投资。
 
9月23日,全球第五大汽车厂商现代汽车集团宣布与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安波福成立合资公司。
 
总价20亿美元的投资就是现代汽车给新公司送上的一份「大礼」,包括:
 
16亿美元现金,外加4亿美元的车辆工程服务、研发资源和知识产权利用等形式。
 
新公司的目标是推动L4/L5(SAE)自动驾驶技术的商业化。
 
可以说,这是传统汽车厂商迄今对自动驾驶最大投资之一,也是现代汽车集团押下的最大赌注。
 
通力合作成主流
 
在了解自动驾驶技术的「真相」后,越来越多的公司选择合作求生。
 
汽车厂商、零部件供应商在自动驾驶上通力合作,首开先例的是沃尔沃与Veoneer。
 
2017年,沃尔沃与Veoneer组建合资公司Zenuity。
 
今年6月,吉利汽车选择Zenuity作为其辅助和自动驾驶软件的首选供应商,涵盖旗下一系列汽车品牌,包括吉利汽车、极星、领克和路特斯。
 
为车企、自动驾驶出租车供应商、车队运营商提供技术解决方案,这也是现代汽车与安波福的自动驾驶生意经。
 
行业以往的合作通常是车企通过收购/投资一家自动驾驶初创公司,通过内部资源整合和吸引外部投资等方式,招兵买马迅速获得发展。
 
这类公司包括通用-本田-Cruise,福田-大众-Argo。
 
又或者是科技巨头将自动驾驶部门/项目通过拆分的形式独立发展。
 
这类公司包括从谷歌拆分出的独立公司Waymo,从Uber独立的Uber ATG以及滴滴新近分拆独立的自动驾驶公司。
 
不过,自动驾驶的量产绕不开「车」这一载体。
 
车企与零部件企业携手成立合资公司推进自动驾驶,为自动驾驶量产的落地打开了新局面。
 
这些合作的真实度不用怀疑,因为自动驾驶开发的成本和软件复杂度都在不断攀高,合作是最为理性的方式。
 
「后来者」现代
 
近两三年,现代汽车多次在公开场合大秀自动驾驶技术:
 
2017年CES期间,现代汽车Ioniq在拉斯维加斯市区进行昼夜自动驾驶试演;
 
2018年2月,现代汽车Nexo及GENESIS G80搭载自动驾驶Level 4标准技术,在首尔—平昌段的190公里高速公路上完成了自动驾驶试演;
 
2018年8月,一款大型拖车成功实现了从义王—仁川段约40公里距离的自动驾驶技术演练。
 
尽管如此,外界还是认为,在全球汽车巨头和科技公司为开发自动驾驶汽车结成联盟的趋势下,现代汽车是自动驾驶技术领域的后来者。
 
2018年,现代宣布了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将在电动汽车、自动驾驶汽车及相关技术领域投资210亿美元。
 
从去年至今,现代先后向出行平台Grab和Ola投资了2.75亿美元和3亿美元。
 
尤其是今年,现代也加大了在自动驾驶领域寻找伙伴的力度。
 
今年3月,现代与俄罗斯搜索巨头Yandex达成一项合作协议,共同为自动驾驶汽车系统开发软件和硬件。
 
6月,现代宣布旗下现代汽车公司和起亚汽车公司战略投资自动驾驶初创公司Aurora,以加速发展自动驾驶技术。
 
直到今天,现代终于下定决心,大手笔投入被称为「未来汽车核心技术」的自动驾驶。
 
有业内人士评价:「现代汽车对合资企业的大笔投资,尽管来得有点晚,但会降低现代在自动驾驶汽车竞争中落后的风险。」
 
一位韩国分析师则表示,现代汽车希望在与安波福合作中研发出与众不同的自动驾驶技术,从而在日新月异的全球自动驾驶生态版图中,迅速跃升为引领这一领域的「行业规则改变者」。
 
能否成为「行业规则改变者」我们不好猜测,目前合资公司有了推进时间表:
 
从2020年开始,完成自动驾驶系统的测试,并在2022年为自动驾驶出租车供应商、车队运营商和汽车厂商提供可量产的自动驾驶系统。
 
如果开发成功,L4自动驾驶车辆在行驶时将全程没有驾驶员干预。
 
需要注意的是,这些车辆只能在特定的道路上以限定速度行驶,L4自动驾驶车辆依然有方向盘和踏板,以便人工干预。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大多数汽车制造商可能在2020年代中期至2030年期间将L4/L5自动驾驶汽车商业化,现代汽车的商业化也有望在此期间落地。」。
 
如今现代与安波福成立的合资公司,将加快现代的自动驾驶汽车的商业化进程。
 
这个动作也可以看作是现代撕掉「自动驾驶后来者」标签的第一步。
 
不断壮大的安波福自动驾驶
 
在新的合资公司中,现代汽车集团和安波福分别占股50%,双方将合计出资40亿美元。
 
现代汽车集团旗下的公司:现代汽车、起亚和现代摩比斯将投入20亿美元,其中包括出资16亿美元现金,以及以车辆工程服务、研发资源和知识产权利用等形式出资4亿美元。
 
不过,在协议内容中,并未提及安波福的20亿美元将以何种形式投入到新公司。只是提到安波福将提供自动驾驶技术、知识产权和大约700名员工。
 
在这里,一个未经官方证实的猜测是:
 
安波福的自动驾驶部门,从2015年3200万美元收购的自动驾驶软件公司Ottomatika到2017年以4.5亿美元收购的自动驾驶公司nuTonomy,经过两年的整合与发展,估值已达20亿美金。
 
从2015年开始,德尔福(后拆分更名为安波福)开启收购之路,通过通过科技公司快速获得传感器硬件、电子架构、软件、算法、数据采集/处理/传输、远程升级与修复等这些领域的技术。
 
其中,最值得关注的两笔收购——为安波福的自动驾驶团队Autonomous Mobility不断发展壮大奠定了基础:
 
3200万美元收购自动驾驶汽车软件公司Ottomatika;
 
斥资4.5亿美元收购自动驾驶公司nuTonomy。
 
2015年3月,德尔福打造的奥迪Q5自动驾驶原型车,成功完成了北美首次横跨大陆的长途自动驾驶测试,其中99%的路程是在自动驾驶模式下完成。
 
这次的测试就有Ottomatika团队的参与。
 
2015年8月,安波福以3200万美元的价格价将Ottomatika团队收至麾下。
 
而nuTonomy,是第一家将自动驾驶出租车交付到普通市民手里的公司,当时就已经开始在新加坡和波士顿两地运营。
 
2017年6月,美国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对17家研发L4级别及以上的无人驾驶公司进行评估和排名,德尔福和戴姆勒并列第3,nuTonomy第6。
 
2017年10月,安波福宣布斥资4.5亿美元收购自动驾驶创业公司nuTonomy。
 
nuTonomy对那时的安波福有两个价值:
 
其一,除了整车控制,安波福希望进一步增强在自动驾驶软件和算法领域的实力;
 
其二,通过nuTonomy接触到更多有新型出行方案需求的客户,扩大在业界影响力。
 
nuTonomy本身在自动驾驶技术商业化方面的态度非常激进。
 
2016年5月,nuTonomy宣布完成1600万美元A轮融资,同时公布目标是在2年内正式推出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
 
两个月后,nuTonomy的自动驾驶车队开始在新加坡测试运营,这是全球最早的自动驾驶汽车运营记录。
 
随后,nuTonomy又在美国波士顿拿到测试牌照,开展自动驾驶汽车测试运营。
 
这两年,通过内部资源整合、Ottomatika与nuTonomy团队融合以及外部招聘,安波福分公司Mobility and Services旗下的自动驾驶部门Autonomous Mobility规模已经达到750人(截止今年4月的公开数据)。
 
nuTonomy CEO Karl Iagnemma是这个部门的负责人,职位是安波福移动出行总裁。
 
随着合资公司的成立,Iagnemma又有了新身份。
 
现代汽车与安波福的合资公司将由Iagnemma领导,总部依然在波士顿,其技术中心将分布在美国和亚洲(包括韩国)。
 
自动驾驶的重要买家依旧来自汽车厂商
 
曾几何时,许多业内人士认为汽车制造商会沦为代工厂,为Waymo这样的科技巨头生产汽车。
 
不过,剧情并没有按照这个剧本发展。
 
大家纷纷改变思路,不再试图让汽车厂商成为自己的代工厂,而是为其提供丰富的技术解决方案选项。
 
这是因为,现在的自动驾驶市场,一定程度上还是由汽车厂商主导的买方市场:
 
通用10亿美金收购Cruise后,本田27.5亿美元投资Cruise;
 
福特10亿美金投资收购Argo后,大众则在今年以16亿美金的价格入股Argo;
 
丰田联合软银、电装10亿美金投资Uber旗下自动驾驶部门ATG。
 
看看这些大手笔的投资,买家依旧是来自全球头部的汽车厂商。
 
与此同时,特斯拉遇到的种种困难(比如Model 3遭遇的生产地狱)也向我们证明,汽车制造是有门槛的。
 
因此,自动驾驶公司未来必须要接受在合作中与汽车厂商平起平坐的事实,而非颠覆。
 
随着行业内更多合纵连横的出现,这形成的网络效应将提升整个行业的水准。
 现代 安波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