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观察

自动驾驶这张底牌能否挽救滴滴于水火之中?

今天滴滴坐实了拆分自动驾驶业务的传闻,正式宣布旗下自动驾驶部门升级为独立公司,主要专注于自动驾驶研发、产品应用及相关业务拓展。

自动驾驶,滴滴
滴滴终于亮出了自动驾驶这张底牌。
 
今天滴滴坐实了拆分自动驾驶业务的传闻,正式宣布旗下自动驾驶部门升级为独立公司,主要专注于自动驾驶研发、产品应用及相关业务拓展。同时滴滴也公布了新公司的团队构成,由滴滴CTO张博兼任新公司CEO,原顺为资本执行董事孟醒担任COO,贾兆寅、郑建强则分别担任美国研发团队和中国研发团队的负责人。
 
张博表示:“新公司希望进一步开放与汽车主机厂和产业伙伴的战略合作,共同推进无人驾驶技术商业化,真正落地成为产品服务进入每个人的生活。”
 
对于滴滴与大股东软银公司以及其他潜在投资者洽谈自动驾驶业务融资的传闻,本次他们并未对外透露相关消息。一向低调行事的“滴滴自动驾驶”,这次一夜之间从幕后走向台前,仿佛在向外界宣告,他们已经准备好了。
 
四年磨一剑,从挖人、收购到合作
 
2015年的出行市场中,滴滴和Uber中国正在进行一场厮杀,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程维和柳青挖来了一位大牛,由此拉开了滴滴自动驾驶的序幕。
 
这位大牛就是何晓飞。他是芝加哥大学的计算机博士,曾在雅虎美国总部担任研究科学家,加入滴滴之前,何晓飞在浙大任教。初期何晓飞主要负责滴滴出行平台核心交易引擎建设、拼车、动态调价、运力调度、热力图、智能补贴等项目。直到后来,他创立了滴滴研究院并担任院长,负责滴滴研究院和大数据团队建设后,才逐步组建了滴滴的无人驾驶团队。
 
彼时滴滴并不提及自动驾驶,对外的口径中何晓飞负责的是“滴滴研究院和大数据团队建设”。尽管嘴上不说,但瞄准自动驾驶L4级以及最终形态的L5的滴滴,动作频频,邀请到了前阿里云首席科学家章文嵩、视觉大牛杨庆雄、安全专家查理·米勒等大咖的加盟。
 
2016年7月滴滴的自动驾驶走向“转正”。首届滴滴Ditech算法大赛颁奖典礼上,滴滴CTO张博就自动驾驶布局首次对外表态:“无人车是滴滴重大战略布局,很快会有无人车上路,滴滴无人团队将由滴滴研究院院长何晓飞负责。”
 
尔后,滴滴不断扩充自动驾驶团队,并成功挖到了Waymo 3D机器感知小组负责人贾兆寅,负责公司前沿业务技术。
 
时间来到2017年,和许多自动驾驶公司一样,滴滴把自家的自动驾驶研发中心设立在美国。其在加州山景城也就是苹果公司附近成立了AI Labs,意图吸引科研人才、加码人工智能前瞻性基础研究。随后成功申请加州路测牌照,并且还和Udacity举行了一次自动驾驶测试挑战赛。
 
但这一年,奠定滴滴自动驾驶基础的大牛们却纷纷选择离开,何晓飞、杨庆雄被曝已经离职,查理·米勒更是在加入公司4个月后去了通用旗下的自动驾驶公司Cruise。
 
当然滴滴并未因此停下脚步,其成立了独立子公司滴图科技,主攻高精度地图,以为自动驾驶进一步的定位、感知、决策提供路况信息支持。2017年12月,宣布完成新一轮超过40亿美元股权融资后,滴滴表示会将这笔钱应用到人工智能领域,发力AI交通技术,一个多月后,滴滴无人测试车首次曝光。滴滴负责的是软件设计研发部分,同时也与汽车制造商和供应商一起合作制造了这款试验车的硬件。
 
张博透露其在硅谷以及北美有100个自动驾驶方面的科学家进行智能驾驶方面的测试,测试车共有几十台,路测在中美三座城市展开,测试牌照方面,目前滴滴已经获得了加州和北京的测试牌照。
 
“尽管我们在公开场合一直很低调,但我们在自动驾驶上确实投入了大量资金。目前谷歌是自动驾驶领域第一阵营,滴滴有机会在第二阵营获胜。”
 
自动驾驶能否挽救滴滴于水火之中?
 
程维曾说:“如果滴滴无人驾驶不成功,结果会是非常悲壮的。”
 
的确,这是解决滴滴忧患的最佳途径。
 
自动驾驶能够保障乘客的人身安全,而这正是滴滴致命的短板。2018年滴滴空姐遇害的案件中,罪犯司机被爆曾有跟踪乘客的“前科”,滴滴在运营层面的安全保障漏洞显露无疑,也由此站在了风口浪尖。相较于复杂的人性,自动驾驶技术在汽车上的应用能够避免类似事件的发生。
 
此外,一直以来,滴滴都面临着持续亏损的危机,仅在2018年,其亏损数额就达109亿元,全年开支中,在司机补贴方面的投入高达113亿元,可以说滴滴的亏损全部来自于此。要知道对于打车出行这种方式,司机成本占据了整个经济成本的80%,用自动驾驶技术取代人力,可以极大降低成本。
 
据瑞银集团分析师称,到2030年全球自动驾驶出租车市场每年的价值可能超过2万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8万亿元),而中国作为拥有全世界约五分之一人口的超级大国,无人出租车的市场当然是非常巨大的,滴滴如果能够在自动驾驶技术上零跑,相当于在市场竞争中手握更好的筹码。
 
对于打车平台,自动驾驶技术究竟有多重要?
 
Mobileye首席执行官阿姆农·沙舒亚这句话可以说明,“对于Uber和Lyft来说,自动驾驶出租车市场之争关乎生死存亡。”滴滴当然并不例外。这也是程维所说的一旦不成功,结果将是非常悲壮的。
 
这是滴滴的“内忧”,而“外患”更不可小觑。
 
当前打车出行市场上,滴滴毫无疑问一家独大,但首汽、美团打车、神舟、T3出行等正在不断涌现,一点点地扩大着“地盘”。2017年2月14日,美团打车在南京正式上线,在南京试点10个月后,美团打车事业部日订单量突破了10万单,这让美团看到了出行服务的潜力。于是其立即成立了出行事业部,并很快在全国7座城市上线了打车服务,包括北京、上海、杭州、成都等。美团打车的布局今年更加深入,其在17座城市以“聚合模式”(可一键呼叫多个不同平台的车辆)归来,意味着将会更大规模的深耕市场。
 
与此同时,一汽、东风、长安三家车企联合了互联网“御三家”腾讯、阿里巴巴和苏宁一同打造了名为T3的出行平台,在今年7月已经亮相南京。T3出行主要聚焦于网约车运营,其计划在年底之前投放2万辆运营车辆,三年内投放30万辆。从背景来看,背靠6棵“大树”的T3,有可能成为滴滴最大的对手。
 
从共享出行中的另一个市场“共享单车”的演变就能看到,在市场初期,行业会出现不少初创企业,但几乎每家企业都以靠融资、基本营收维持公司的“生计”,同时疯狂的“烧钱”、价格战,成为市场中企业角力的关键,哪家企业能够“烧钱”更久、融到更多的钱,是活下来成为行业领头羊的关键。
 
如今滴滴已经暂时坐在打车平台的“王座”上,向它发起挑战的“人”越来越多,其中不乏像T3、美团这样资金、技术实力雄厚的代表,这个“王座”还能坐多久,或许“自动驾驶”说了算。
 
滴滴走向自救之路
 
最早滴滴试图通过收购的方式快速获得自动驾驶技术,曾有传闻称Nuro、Aurora都是滴滴收购的目标,而从最终的结果来看滴滴还是选择了自主研发的道路,如今滴滴选择拆分自动驾驶也不失为加速自动驾驶技术发展的一种办法。
 
此前谷歌、德尔福、福特等都选择了拆分、单独成立子公司的方式,更加专注、目标更加明确的推进其自动驾驶技术走向落地。谷歌就是其中的典型案例,谷歌将其自动驾驶业务拆分为独立子公司Waymo,从此Waymo得到了快速的发展。福特汽车总裁Jim Hackett也曾解释拆分自动驾驶业务能够帮助其更好的把握未来的机会。
 
对于滴滴来说,拆分自动驾驶业务,为该业务融资,同样能够加速其自动驾驶的落地发展,甚至可能跑赢对手,坐稳“王座”。
 
身为国内最大的打车平台,拥有海量数据资源是滴滴相较于其他出行公司的优势所在,此外已经获得了北京测试牌照的他们,在地图、驾驶环境的理解、路测等方面相较于国内一些公司也有着一定的技术优势。
 
如今逐渐从幕后走向台前的滴滴自动驾驶,或许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自动驾驶 滴滴